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我们是河北省邢台市临城县临城镇东关村村民李金中、崔玉文,现向有关部门反映如下情况:

1997年县政府号召临城县建设大枣基地,我们分别承包四荒200多亩(其中含有口粮田),栽种大枣树。

李金中反映事件:

自2009年建圣景小区、毁我果树11800余棵。我父亲去给他们讲理、被殴打致伤住院三个多月(有诊断病历),县镇政府无人过问。出院后,我父亲成天唉声叹气、久气成疾、卧床不起,于2012年去世。我父亲临终前对我说:在革命年代杀鬼子老子没死,今天却死在黑恶势力下,望儿为我申冤。(我父亲叫李风录,甲级二等残废军人,有残废证。)

我被逼无奈,走上了上访之路。其间曾有冯玉安打我住院:2012年,被镇政府书记殴打:2014年受镇政府之约,我到镇政府后,工作人员张素军、镇政府法律顾问赵金玉、仝增军,还有犯罪分子正在监外执行的武占山等人毒打我;2015年镇政府书记庞国兵再次打我。另外,还有不知啥情况在送我孙子上学时,他们强行抓我、拷我、拘我(理由是,说我在北京扰乱社会治安)。2011年还将我的口粮地3亩多强占

崔玉文反映事件:

2006年,他们为强占我的土地,李建敏(原城建局局长)、冯书群(原公安局副局长)带队出动警力和120救护车,共计300余人,把我70岁老母亲致伤住院,我妻子李艳层被强行扣留(有拘留证和判决书为证)。

自2006年起,临城大道占地;2007年圣景公园占地,黑心开发商宁增杰不知依仗什么权势,动用黑恶势力,强行占我地,2009年圣景小区占地,除四荒外还有我的口粮地,均属我的承包地,2011年,搞所谓的形象工程,又强卖土地给博路天宝,把我家的祖坟给圈住了,清明扫墓都没进去,2013年我父亲去世,他们早早把大门紧闭,不让进门,无奈只有把我父亲葬在自家的田里。

2012年解决问题期间,强行制定补偿款额,给你多少你就要多少。当时,村支书师运工与临城镇书记苏国平串通,把我2000年批复的盛大食品厂东边土地送给苏国平建私宅,并扣压我补偿款,胁迫我搬坟(有协议书为证)。

2018年,碧桂园征地,他们又用同样的手法强推,但这次一直不和我联系,没有下文。

被事实所逼,我只有上访。在上访过程中,把我强行扣留(有释放证为证,他们就不敢给拘留证,怕上告)。

村支书师运工到底依仗的什么权势,强卖土地,殴打残废军人老八路;抓人、拘人、打人,这种行为谁来管?

反映人:

2020年 月 日

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临城县抗日八十八岁老兵死在黑恶势力手

 

上一篇:尼泊尔新增418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20750例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