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扩军“对抗中国”?澳学者泼冷水:不是一个体量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长期在反华议题上给自己加戏的澳大利亚人最近“动真格”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7月1日公布了该国《2020新版国防战略》,宣布澳大利亚将在未来10年投入2700亿澳元(约合1860亿美元)国防预算,占澳大利亚GDP的2%。

在这份预算书中,澳大利亚将发展海陆空远程打击能力,采购隐形战机,大型水面和常规潜艇等先进装备,并投资建立国防工业。澳大利亚此举也被部分西方媒体称为,是在“对抗中国”。

面对此事,澳大利亚不少媒体和专家学家予以批评。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外交政策和国防研究员,副教授布伦丹?托马斯-努恩7月1日在英国《卫报》发表文章,对莫里森当局的扩军计划表达反对。

托马斯认为,澳大利亚的确面临“国防威胁”,但澳大利亚体量远小于中国,不可能和中国同台竞技;政治上澳大利亚政府也很难确定自己愿意冒多大军事风险;澳大利亚应该和中国增加交流而不是遏止中国;未来澳大利亚乃至美国都不会有超过中国的科技优势,但澳大利亚仍然应该投资新技术保持自己“中等强国”的竞争优势。

《卫报》报道截图

据英国《卫报》7月2日报道,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外交政策和国防研究员,澳大利亚著名地缘政治学者布伦丹?托马斯-努恩,于7月1日在《卫报》发表题为《澳大利亚勇敢地站出来面对中国??但这一切值得吗?》的文章,就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日前提出的《2020新版国防战略》和《军力架构计划》发表看法。

文章认为,强大的国防是四个相互关联的因素的结果:充满活力的经济;一个教育良好、包容且坚韧的社会;一支依赖于灵活反应而不是仰仗体量的军队;以及积极灵活的外交。而澳大利亚在投资外交时候需要将国家力量的所有要素汇集在一起,并利用这些因素实现国家利益。

那么,澳大利亚准备好挑战中国了吗?作者写道:勇气可嘉。但要记住,风投往往是死后才会有收益的。

如果澳大利亚想要遏制中国,那么莫里森的扩军计划是远远不足的。要知道,无论一个轻量级选手再努力进步,都无法与重量级选手打擂台。轻量级选手会被打碎。

作者随即发问:那么澳大利亚政府能从10年2700亿美元的投资中得到什么呢?这种扩军计划是能应对未来“更贫穷、更危险、更无序”的世界,还是反映出澳大利亚与邻国合作,创建一个更稳定、更安全的世界?也或者只是反映出澳大利亚内心的恐惧?“印太主权”意味着什么?

作者认为,澳大利亚要做的不是遏止中国,而是和中国接触。

托马斯-努恩随后也为澳大利亚的国防政策提出了不少建议,他认为,一个灵活的澳大利亚国防军是必要的,澳大利亚的国防策略已经注重构建一支拥有更多功能的海军。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应该建造潜艇而不是护卫舰,但政府还没有给潜艇铺设龙骨,同时,导弹数量永远是远远不够的。

澳大利亚将斥资两百亿美元发展先进常规潜艇 图源:洛克希德?马丁

正因为轻量级选手永远击败不了重量级选手,因此澳大利亚不能同台竞技。相反,澳大利亚要建立联盟。

《卫报》称,斯科特?莫里森周三在澳大利亚国防学院的演讲将让大多数澳大利亚人“脊背发冷(chill down the spine)”。但是,他对“印度-太平洋地区”日益恶化的战略环境所做的悲观评估令人恐惧地准确无误,这也证明了国防部在威慑和投资应对澳大利亚家门口的威胁方面的是合理的。

文章认为,“印太地区”的战略竞争正有三个令人担忧的趋势:力量平衡正在减弱,美国拒止战争和维护地区秩序的能力在下降,中国正大规模投资高端军事能力的支持,旨在“减少澳大利亚在该地区的进入和影响力”。

作者认为,莫里森在《2020年国防战略更新和部队结构计划》提出的变革和投资是很有必要的,但可能会错过更广阔的前景。自2001年以来,澳大利亚在中东的军事行动支出超过150亿美元,而在澳大利亚这一地区的军事行动支出不足40亿美元。这是非战略性的选择,治安战也扭曲了澳大利亚的采购优先顺序。

托马斯称,这是最简单但也是最重要的政策转变,澳大利亚应该可以释放更多的资金和资源,以支持澳大利亚在太平洋地区和东南亚地区伙伴,“对抗中国”。

然而,澳大利亚如何做到这一点,新的国防战略将带来新的棘手问题:为了捍卫澳大利亚的地区利益,澳大利亚政府愿意冒什么样的军事和地缘政治风险?托马斯认为,随着国防战略的改变,澳大利亚重新进入高端威慑情况,澳大利亚更应该考虑这个问题。

在远程打击武器、无人驾驶战斗机和进攻性/防御性网络资产方面投资130亿至230亿美元,将使澳大利亚在潜在战争中对中国军队、利益和基础设施有更多的打击选择。但是托马斯则认为,,为这些先手打击的威慑计划制定作战概念和政治门槛,将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这也是澳大利亚面临真正难题。

澳大利亚还计划购买AGM-158C和LRASM等先进远程巡航导弹,但这些导弹带来了很高的政治成本

此外,在澳大利亚新国防战略中,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澳大利亚??以及美国??可能不再在“印太地区”拥有军事技术优势。

自冷战结束以来,这一假设一直是澳大利亚国防政策的基石。它在很大程度上允许澳大利亚投资于高端军事装备,这些装备往往是从美国购买的。澳大利亚军队相信,这些装备优于该地区其他势力的装备。这使得澳大利亚保留了一支小而装备精湛的军队。

中国作为科技强国的崛起给澳大利亚国防政策带来了很重要的影响。多数专家估计认为,到2020年中后期,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国家研发支出将达到美国、加拿大、英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总和。这些科技研究将增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能力,并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技术为何已成为美中战略竞争的核心要素。

托马斯声称,确保澳大利亚在军事能力和技术上具有竞争优势,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的一个中等大国来说至关重要。这种新的防御策略将侧重于新兴的技术能力,如能与飞行员合作的自主无人机“忠诚僚机”,为澳大利亚的地面部队提供机器人能力,并增强澳大利亚的天基通信和水下传感器。

此外,本次莫里森公布的澳大利亚新国防预算中,还有30亿美元用于国防创新和科学。

上一篇:应对疫情不力 新西兰卫生部长辞职
下一篇:世卫组织: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051万例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